Updated : 12 月 03, 2020 in 心得分享

時間的城,愛像大海一樣深21—禦寒的方法@冷漠之火 Cool fire

 
等林靜鷗逛完紀念品店,看到路南站在門外等著她。
 
林靜鷗走向路南,路南道。
 
「餓了吧?咱們去吃晚餐。」
 
林靜鷗點點頭,她決定擱下關於藍珊瑚項鍊的任何念頭。
 
 
 
「我問過海邑老闆,他說有一家民宿兼賣晚餐,口碑不錯,而且都是簡餐,份量很剛好。」
 
路南對剛剛跨上重機的林靜鷗道。
 
「就在船帆石砂島那一帶,今天的菜色是香椿山藥蛋包飯,是他們店裡的招牌。吃完後,也可以在那附近走走。」
 
「好。」
 
對於路南說的,林靜鷗都不會拒絕。
 
 
 
兩人來到砂島停車場,林靜鷗望向路的對面,有一棟以淺駝和黑色為主的日式禪風民宿,牆壁上用黑色的書法,寫了 「異鄉」二字。
 
路南扶著林靜鷗的腰過了馬路,來到異鄉的大廳,已經有三四桌客人在那裏大快朵頤了。根據海邑老闆說,因為冬天是淡季,應該還會有位置,否則用餐時間的「異鄉」大廳都是客滿的。
 
一走進大廳,就有個穿著休閒服,單手抱著一個小女孩,氣質爽朗的年輕人,迎上前來。
 
「歡迎光臨異鄉,兩位是住宿還是用餐?」
 
「用餐。」
 
路南回答。
 
「好的,這邊請。」
 
年輕人抱著小女孩,引兩人走向最近櫃台的那一桌。桌上已經倒了兩杯熱紅茶。
 
「我們今天的菜色,有香椿山藥蛋包飯,黑胡椒豬排飯,兩位想點哪一道?」
 
「香椿山藥。」
 
路南和林靜鷗不約而同。
 
「兩位還真有默契啊!這道菜是我們店內的招牌,請稍候。」
 
說完,年輕人又抱著小女孩走進廚房點餐。
 
林靜鷗環顧四周,這家民宿用來布置門面的只有各色各樣的墾丁風景照,雖然簡單,卻很別緻。
 
其中有一張,是在一道紅色的吊橋上拍的,以藍色的大海為背景,橋上有兩名男女,男的帥女的俏,男方好像就是剛才那個年輕人。
 
所以,那個年輕人是老闆囉?
 
路南來到林靜鷗身後。
 
「這裡的景色不錯,等一下可以問問老闆這是哪裡,我們明天去。」
 
等年輕人從廚房出來,路南便問他相片內的景在哪裡。
 
「喔,那是滿州吊橋,是我和我老婆定情的地方,你們要是早個兩個月來,還能看見灰面鷲呢!」
 
那年輕人除了告訴他們景點,也很熱心地對他們介紹滿州附近可以逛的地方。
 
「謝謝你啊伍老闆,不過你要不要把你女兒放下?你這樣一直抱著手會痠的。」
 
路南問道。
 
「呵呵,抱習慣了,你們有沒有覺得我女兒很可愛啊?我這一抱上手啊,就捨不得放下。」
 
伍老闆一面說,一面輕輕捏了他女兒的臉頰,活脫脫一個女兒傻瓜。
 
突然,伍老闆口袋裡的手機鈴聲響起,他朝路南他們說了聲抱歉,才按下了通話鍵。
 
 
 
「喂?李斯啊?我陪桐桐回墾丁看看,你幹嘛呢?你說什麼?當事人要換律師,指名要我?不不不,我不接,那個當事人很明顯的就是酒駕撞死人,有什麼好說的?學弟腦子不清楚接了我就念過他,還要求換律師?李斯我告訴你,就趁著換律師的機會下台階,告訴他咱們事務所容不下他那尊大佛,讓他另請高明…….」
 
路南和林靜鷗在一旁聽著,怎麼這個伍老闆好像還是個律師啊?又開民宿又當律師,要不要這麼能幹啊?
 
伍老闆切了手機後,路南問他。
 
「伍老闆你這麼厲害,開民宿又當律師?」
 
「還兼異鄉打雜小弟…..沒有啦……異鄉老闆是我老婆啦。我們也都是T市人,不定時會下墾丁來看看,照顧照顧生意。喔對了,異鄉在T市也有分店,這是我老婆的名片。」
 
伍老闆遞給兩人各兩張名片。
 
「還有一張是我的名片。」
 
「斯人國際律師事務所?原來你是斯人的律師?」
 
這間律師事務所在業界很有名,大老闆李斯本身專攻商事法,路南將名片收好,雖然他們何氏有自己的法律顧問,但牽扯到企業內部的鬥爭,他對何氏的法律顧問並不信任。
 
也許斯人是他可以考慮的對象。
 
聊了一陣子,廚房後頭走出一位氣質出眾的美女,雖然因為在廚房忙著而脂粉未施,卻不掩其清麗。
 
她端著兩盤香椿山藥蛋包飯,微笑地替路南和林靜鷗布菜。
 
「兩位用餐愉快喔。」
 
然後,接過伍老闆手中的小女孩。
 
「阿朔你也去吃吧,店裡我看著行了。」
 
「桐桐我跟妳說,這兩位也是從T市來的,這就是我老婆,也是異鄉的李老闆,桐桐你跟她們說墾丁哪裡好玩吧。」
 
四大一小邊吃邊聊,李老闆說吃完晚餐的時間,最適合去的就是龍磐草原,那裏的星空跟鑽石一樣的,今天又是個大晴天,肯定看得見滿天星斗。
 
「是啊,我一來墾丁她就帶我去龍磐草原,我就是在那裡愛上她的。」
 
伍老闆笑道。
 
「可是伍老闆你剛剛說滿州吊橋才是你們定情的地方啊?」
 
林靜鷗別的不行,就是記性好。
 
「喔,我們定情的地方有很多啊,整個墾丁都是我們定情的地方。只要心裡有彼此,哪裡都值得紀念,桐桐就像妳說的,此心安處是吾鄉,對嗎?」
 
那個伍老闆情話信手拈來,惹得李老闆有些不好意思。
 
四個大人都是T市人,有共同話題,也是路南有意套近乎,一餐飯吃到九點才告一段落。
 
 
 
辭別了異鄉老闆,路南和林靜鷗決定遵循老闆們的建議,將車騎上龍磐草原。
 
今夜果然滿天星斗,像打碎了滿天的鑽石,美不可言。
 
兩人坐在草地上,聽隱隱潮聲,抬頭看著滿天繁星。
 
「靜鷗,咱們來得正是時候。」
 
路南笑道。
 
「妳看那裡,月亮的旁邊,排列成像箭頭的,尖尖的那幾顆星,那是妳的星座。」
 
 
 
「什麼?你是說…..金牛座?」
 
林靜鷗對星星沒有研究,也不知道金牛座在天上長得什麼模樣。
 
「那顆橘紅色的星星,是金牛座的其中一隻眼睛,叫畢宿五,半徑是太陽五十倍的紅巨星……遠遠的,在牛腳的地方,特別亮的,那是一個星團,叫昴宿,是由七顆星星組成的,大家都說它們叫『七仙女』,可是咱們肉眼可見到的,只有六顆,妳知道為什麼嗎? 」
 
林靜鷗搖搖頭。
 
路南道。
 
「因為其中一個仙女下凡來了,就在我旁邊。」
 
這情話有點土啊,弄得林靜鷗笑了起來,路南自己也覺得很好笑。
 
「你怎麼知道我的星座?」
 
林靜鷗問。
 
「秘密。」
 
路南這麼一回答,林靜鷗的臉馬上拉了下來,不開心。路南老是有所隱瞞,林靜鷗的容忍度就快要爆表了!
 
「好啦,我看過妳的學生証。」
 
路南的答案,讓林靜鷗一陣訝異!她可不記得曾拿學生証給路南看過。
 
「園遊會那天,妳找錢的時候,我看到妳皮包那個透明格子裡的學生証。」
 
拿錢的時候?那只是一瞬間吧?路南是神嗎?這樣也看得清楚?
 
「喔……難怪他們叫你路神仙……」
 
「聽說金牛座的人很愛錢,真的嗎?」
 
所以我必須要有很多很多錢才行。知道林靜鷗是金牛座後,這是路南第一個念頭。
 
「錢這種東西,誰不愛啊?」
 
林靜鷗道。
 
「金牛座也很有多優點啊!例如藝術細胞特別好,做事認真有耐性,又專一……」
 
死心眼又固執,一體的兩面。
 
「聽說處女座和金牛座很合,是嗎?」
 
「都是土向星座,應該價值觀也相近吧?不過土向中,處女座可以和金牛、魔羯合,但金牛和摩羯是不合的,都太固執。」
 
沒想到路南一個大男人會對星座有興趣,林靜鷗想起書上寫的,便侃侃而道。
 
「妳知道我是什麼星座嗎?」
 
路南又問。
 
「天蠍吧。」
 
林靜鷗想都沒想就回答。老是搞神秘,什麼話都不講,不是天蠍還是啥?
 
「天蠍跟金牛超不合的。」
 
林靜鷗喃喃地道。
 
天蠍?路南笑著搖搖頭。他剛才都已經暗示過她了,她還猜錯,人家說得沒錯,金牛座的人雖然聰明,但反應慢半拍。
 
不過,他覺得這樣的林靜鷗,很可愛。
 
 
 
夜有點深了,加上風大,墾丁緯度雖低,可還是很冷的。路南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,披在林靜鷗身上。
 
「穿上吧,回去的路有點遠。」
 
林靜鷗沒有拒絕,雖然她和路南相處的機會不多,但路南總能在她面前展現細心的一面。
 
外套裡,還有路南的體溫,十分暖和舒服。
 
可這樣一來,他身上就剩下一件高領,一件毛衣了。
 
「那你呢?」
 
「我有我的禦寒方法。」
 
路南笑笑,又在搞神秘。算了,看在他把唯一的外套給我穿的份上,就不要氣他了,林靜鷗想。
 
 
 
兩人從龍磐草原,一路騎回海邑,花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,路上風急,連那些路樹都站不穩,都快晃斷頭了,幸虧有路南的外套,林靜鷗抱著路南,讓路南帶著她,衝破了這鬼魅般的夜和風。
 
回到海邑,路南把重機停在原來的位置。拿下安全帽,林靜鷗忍不住伸出手來,撫了撫路南的雙頰,果然涼涼的。
 
林靜鷗穿得暖,手是溫的,她將路南的雙頰摀熱了。
 
「回房間,我泡熱咖啡給你喝。」
 
林靜鷗猜,路南說的禦寒方法,應該是喝熱咖啡吧?
 
 
 
林靜鷗牽著路南,兩人回到了房間,關上房門。林靜鷗脫下外套,走到小冰箱旁的桌子,想加熱熱水瓶裡的水。
 
正忙間,突然一雙有力的臂膀,從背後環抱她的腰。
 
林靜鷗周身一僵,手裡的熱水瓶掉到地上。
 
她沒想到路南會這麼做。他將自己的身體緊貼著林靜鷗的背,某處的火熱堅硬,正抵著林靜鷗的臀,他低沉而沙啞的聲音,在林靜鷗耳際響起。
 
 
 
「我想洗熱水澡。」
 
路南在林靜鷗耳垂上輕輕一咬。
 
「一起洗吧。」
 
 
 
沒等林靜鷗答應,路南將渾身羞臊的林靜鷗打橫抱起,朝浴室裡走去。
 
 

文章來源:PChome個人新聞台